铠纹真爱

爱刘晋元(阿七)——是超俊的小天使
杂食偏bg乙女向中心
影视动漫小说追求者
爱好于冒险白嫖懒癌
美女帅哥都是我的菜
我要是会画画就好了
目前准备肝铠千紫炮all纹!!!!
lof这个破软件我再也不要在这写ooc小破文了,脾气不好如我。

        这个系列的后续...依旧不敢打cptag,不过这么明显应该看得出来吧。ooc小破文如下↓
        壹——
  铠甲神在这片人堆找了许久,也没有看到那个自己念了许久的人。
  一百年了,还是没遇到么。
  眼中渐渐黯淡无光,心情的沉重越来越加深。手指紧紧扣上衣角,嘴唇微抿着。这种无望的感觉又来了。
  苗纹纹则是比照顾别人更为甚加地对待青飘飘,等着她醒来的同时想着她的性格是怎样、又多少经历过什么呢...以及有没有爱上一个人。
  苗纹纹呆滞了下。
  想到那个最为重要的问题,她很害怕自己思了那么久的人就这么跟别人相恋;可要是青飘飘与她相恋的人很好的话,那自己也就这样吧。
  贰——
  “你因为这样就喜欢了?!”钢千翅听了自家弟弟的讲述,觉得并不怎么样。
  “你不是亲身经历过的,又怎能与我感同身受。”钢甲炮面对自己哥哥,果断来了这么一句。
  “那你就是承认喜欢那什么紫云了,弟弟就是不一样。”钢千翅打趣道,“对我撩美女就烦,自己喜欢男人还是...”
  钢甲炮对于哥哥故意不说完的言语明白二三,又不知该如何反驳只能扭过头去,“那,那又怎样。”
  钢千翅本是戏谑,没想到钢甲炮的反应倒也是出人意料。看来,是得好好帮自己弟弟了。
  钢甲炮其实说那话的时候特别心虚,自己知道哥哥以前经历过什么本人却不清楚。为什么告诉,当然是怕那场苦难再次重演。
  哥哥应该很喜欢那个人吧,钢甲炮也再三犹豫过要不要说呢。可每次话头刚到嘴边又吞了,拖到现在也没说。
  接着钢千翅叫起思索中的钢甲炮,两个人休息好也该继续行路了。
  各大御妖师门派的人恢复过来,对于铠甲神和苗纹纹两人有的猜测是不轨有的人是感谢万分有的人则是认为骗子罢了...
  铠甲神早想离开的,奈何苗纹纹并不肯。他也只得陪着她,等待着那还没醒过来的某个人。
  对于在身边这么多年的苗纹纹,铠甲神着实放心不下。他只得与她应了一门派之邀,毕竟那就是青飘飘所在。
  前来邀人很多,唯独答下这门却也是不好。可这门派可是御妖师门排行第一的,势力众所周知别人也不得说什么只能私底下嚼舌根。
  紫云金甲也是喜欢跟像铠甲神和苗纹纹的高手多作交流,自己很快就邀人了。
  叁——
  青飘飘对苗纹纹很有好感,不仅是救命之恩更多是觉得这个小妹妹比自己这样的大姐姐厉害多了值得学习。
  青飘飘越来越喜欢跟苗纹纹相处。
  苗纹纹会教青飘飘更好的御妖术,一一指点着。有些时候青飘飘也会带苗纹纹逛游,买些好看的玩意互相交换弄着。苗纹纹饭做得好吃,青飘飘就取了个外号叫“小厨娘”。
  两人自是越来越熟络。
  紫云金甲不好找小姑娘就只得往大男人去了,对着铠甲神是一如既往地客气。
  “铠甲兄觉得,那黑衣人是什么来头?”紫云金甲问了。
  “那黑衣人能把这么多门派不分强弱都能毒到,说明此人早有预谋,来历也绝不是那么容易就知道的。”铠甲神淡抿一口茶。
  “还有妖兽的问题,那这黑衣人必定精毒也当属御妖师。”紫云金甲分析道。
  “那你们这些门派...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铠甲神顿了下道。
  “我倒是听说以前一个御妖门弟子与九尾妖灵相恋犯了大忌,那九尾妖灵逃了留得那弟子被各门攻击...”紫云金甲讲得并不完整。
  铠甲神走到门前,努力宁下心来,“除了这个呢?”
  紫云金甲想了想,“要不我去打听打听...”
  铠甲神点点头,“不送。”
  紫云金甲觉得奇怪,还是出去了。
  铠甲神余光瞥了下,再收回来。
  苗纹纹想着青飘飘想听故事,就讲起了自己跟她的前尘。她听得很认真,自己则是讲得胆战心惊。
  “你说,如果这只九尾妖灵想找到那个人类表达那么多的情感行么?”苗纹纹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不曾离开青飘飘。
  “当然行啊,如果那个人就是我的话我绝对不拒绝。”青飘飘很快回应了青飘飘,眼角的泪随之代替的是嘴边的笑。
  “若那个人就是你呢?”苗纹纹越发控制不住自己了。
  “怎么会是我呢...”青飘飘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就是属于你的九尾妖灵。”苗纹纹说着变回了原形。
  她就是要赌一把,哪怕结果不能如自己所愿,她也要这样做。
  青飘飘虽是惊了,但没有叫出声来。小时候有个神算给她算命,说是命里有"贵人"只是这"贵人"却又不是人。她也是听着大人讲不信的,可是她又盼着那位"贵人"。直到这么久,曾经的盼望也早已遗失,现在却好似又出现了。
  苗纹纹以九尾妖灵形态被抱起来,被小心地抚摸着、哄弄着。
  青飘飘在被毒倒后的一段时间虽是没醒,可她依然感到有个人对自己的抚弄很是小心,知道是苗纹纹的时候不知该说什么。现在反过来,又有趣起来。
  肆——
  铠甲神靠在门柱上,眼中的外面已下起了雨。清凉的感觉随之而来,一并来的还有那些过往。
  一百年前铠甲神还没有现在这么厉害,过去也只是个普通的御妖门其中一派弟子罢了。
  那天是门派内的试炼也是一切始点。
  铠甲神第一次见到钢千翅就在那时。
  铠甲神很早以前就听说过这个名字,钢千翅是门派内少有的御妖奇才,加上不知从哪传出来的风流史让这人更加有名。
     那人招手过来的时候,铠甲神才发现自己和钢千翅分在一组了。
  是个极为俊秀的少年,实是该欲气风发的时候。精致的五官刻在那张脸上,不是那么华贵的衣饰在那人身上却也能觉得好看。
     钢千翅被对方盯了许久,忍不住道,“姑娘迷恋我就算了,看来连男人也不例外了啊。”
  铠甲神意识到了连忙道,“不是。”
  钢千翅却被铠甲神这么正经的一句给引得笑了。
  任务开始了,分组都陆续上山。
  在御妖的过程,两个人本是首次合作挺生疏,慢慢下来就很默契了。
  “你挺厉害的。”钢千翅在御轻功快速移动的时候这么道。
  “你也不差。”铠甲神同行着。
  钢千翅笑了笑,铠甲神则是正经脸。
  突地,两人停了下来。
  前方一百米处出现了一只千年妖兽,难怪刚刚就不断传来威慑力。
  “哎铠甲神,遇到了这么难得的妖兽是不是该高兴下啊。”钢千翅耗费神符,用起了隔空传音。
  铠甲神见钢千翅在这么紧张的气氛下还能如此也是很佩服,选择性地没回应。
  “我们也御妖得差不多了,下山吧。”钢千翅也是清楚情况不利的。
  铠甲神点点头。
  两人选择回头,这时后方传来了不寻常的声音。
  
  

依旧文笔不好,有ooc请慎入。
(bug已改见下文别看图了,对于lof这个又不能换图还不能删图太不开心了。)
        特别篇——御妖师(2)
     壹一一
        钢甲炮大叫着醒来。钢千翅很快由忧转喜。
       “弟弟,没事吧?”钢千翅抹去对方那两行清泪。
       “没...没事。”钢甲炮仍颤颤巍巍。
       “对了。那个紫云是谁?  钢千翅刚才在自家弟弟口中听到这个便有所疑问。
       “ 一个…死了的故人。”钢甲炮说这话的时候,手正捂着心口。
       “什么样的人?”钢千翅越发好奇。
       “一个温柔的老好人。”钢甲炮讲起了在一百年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件事。
        这是段会给白己带来痛苦的回忆,但却又愿想起因为那里面有个很重要的人。
       “啊?小狐狸...伴随着和气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双有力的手。
        还未化作人形的九尾狐灵一一钢甲炮就这样被对方小心翼翼的动作给抱到怀里,早就受伤的它已无力反抗只能一副乖巧模样。
        那时正赶上大雨,细小的雨点打在身上造成湿感。眯眼看起那紫发男人,他只是轻轻一笑拿衣袖护住了怀中之物并且跑起步来。
         钢甲炮奇怪,这个人跟之前要强夺掠杀自己的那些人感觉不一样。
         这份温暖很是让其贪恋。
         醒来的时候那紫发男人停下了步子,并没有很快去换上干衣服之类的。而是拿来某些被称作为伤药之类的给自己轻轻敷上生怕弄疼了自己的样子。
          对方在敷好伤后突如其来的一阵抚摸倒是让钢甲炮反应不过来,带有茸毛的耳朵被轻揉一把却并不没让自己觉得不好。
          贰一一
          这间屋子是有些不堪的模样。钢甲炮在安心熟睡后醒来的第一眼就如此认为,此前并没有认真看过。
          最显眼的是房顶上那块空洞怕是砖块在雨的洗礼之下跌落而留下来的,多布了些杂草也还是能猜测出来;窗户上有些仿佛被布盖住大大小小的窟窿,室内的陈设甚少同时十分简陋...
          嫌弃完这个又下一个,但还好这个主人很会打理。让人看起来这一切并无那么不舒服。
          长时间相处下来,钢甲炮越来越搞不懂这个紫发男人。
          他会经常爬山去采药草,然后去到镇里选个空地坐下等待受伤之人前来寻求治疗。从不收费无论贫富,人称“紫云大夫”。食物来源靠白己种的野菜,水源便往井里打。衣物什么的从来都是那么两套互换,会上下山多砍些柴。获得帮助的人送礼本是不收,但有些人懂心思改送盐他也就会接受些许。自从钢甲炮这只还未化人形的九尾妖灵来了,不仅没帮忙家里吃饭还要多一张嘴着实麻烦。紫云大夫没有多想,开始靠卖药草多换些吃食给这只小狐狸。
          没来由地对任何好,这家伙还真是傻得可以。不过也好,钢甲炮就能安心养伤过着还算惬意的生活。自己时常会想起钢千翅,不知道哥哥跟那个人怎么样了...
          那天钢甲炮又跟着紫云去山上,但是这次酿成了一次不可收拾的悲剧。小狐狸模样的钢甲炮习惯性地躺在紫云怀里,此时已到达山顶。那棵要采的药草就扎根在往山顶之下的山面一处,紫云犹豫着要摘不摘钢甲炮抢先一步跑出怀里
直奔那棵药草。
           钢甲炮想着白己休息的差不多了也总该帮什么忙。咬下那课药草之际紫云早就隐隐担忧。正要跑回去的时候脚下一滑。
          小狐狸掉了下去。
   没想到在伤治好后又要摔死了。
    可意想不到的是自己被抓住了接着又躺入那个怀抱。
   温暖而熟悉。它被紧紧地裹入衣服之中。那个男人的气息很是浓重。
         正面朝下,血很快沾染了一片地。 钢甲炮又惊又吓不停发出叫声,还未从衣服之中爬出来的它不知该怎么办。
   一阵光聚集在自己身上,此刻钢甲炮已化为人形。那张脸上是清泪以及茫然的表情。它被压着看向身上突然反应过来。,用着妖力打算救治那个紫发男人。
     上面传来咳嗽声,钢甲炮破涕为笑。
        “紫…云?”带有探视性的少年音。
         看着身下人,紫云犹感奇怪。但望到那双还未完全化为人形遗留下来的茸毛耳朵,明白了些什么。
        “小,小狐狸...没事的。 人死本,本
就正常,早死晚死都,都一样。只不过我现在提,提前罢了…”嗓子里缓缓吐出虚弱音。
         揉了揉那茸毛耳朵。那双眼就闭上了。
         叁一一
         紫发少女那块脖子上的玉牌,粉发女孩在其上看到了那个名字。  
     青飘飘,你叫这个名字了吗。
        “这便是你要找的那人转世?”铠甲神浑厚的男声从后方传来。
         苗纹纹点了点头。
         铠甲神是在一百年前捡到苗纹纹的,治好了它的伤也任由它跟着自己。九尾妖灵不同于妖兽,可以接触神符而不被伤到,会在情感波动强烈时正式化为人形。
         两人互相作伴都曾有痛,某些心事也在不经意之间那么透露下来。
   大雨刚过,清新的味道弥漫开来。隐约之中有股微淡的花香。一声清脆的踩雨泞声而过,紫发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响彻在耳畔。
         苗纹纹摇摇周身,它等这一刻已经太久了。
        “小可爱,让你等急了吧。”紫发少女捋一捋它的粉毛,再喂起了吃食。
         苗纹纹任了,接着嘴里便不空闲。
         青大小姐,常常会有人来这儿找人的时候这么叫她。虽然知道她的名字,它却愿意跟着这样叫因为觉得更好听。
         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时候是很高兴的,那时它知道对方没有恶意也没有怎么反抗。久而久之它会算着时间来苦等她来投喂。
         为什么不带它回家养?要不是外面找九尾妖灵找得严连小狐狸都不放过,她早就这么做了。这片自家桃花林是日前她能轻松来去不被察觉并且它也能安心藏着的地方。
          肆一一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苗纹纹还是被别的人发现了。
         九尾妖灵之力。强大到不可想象,但在未成人形之前便是弱势。不知从哪的传闻,说九尾妖灵饮其血吃其肉剥其皮皆对自己有大用之处,便有很多人迫切想得。
         看到那只九尾妖灵一身的伤而且被架了起来,还要这么多人想剥皮吃肉饮血。紫发少女不顾阻拦冲了上去。
         她肩上那一刀,本是砍向九尾妖灵的。弄不动专门被固定的御妖师特意制作的锁灵之链,索性大力扯断了木架。
         它安静地被抱在怀里。
         紫发少女威胁着众人谁敢上前就杀了这只九尾妖灵。要知道传说中的九尾妖灵一死,便什么用都没有。
          这些人真可笑。哪怕白己的亲人也不例外。她跟他们不一样。能上前救它就不  会忍心下手欲加伤害。还好,自己来的时候拿了吃食和神符。只要有吃食就有动力,她快速喂在它嘴里并对其贴上神符。
          众人明白不对拿着各方武器上前,她嘴里念动着学了没多久的咒语,神符便带着被抛向院外的它很快移动起来。这是移动神符,能飞速移动一段时间。她不能走毕竟这里是自己家,所以只能送走它。
      她被各种武器所伤,对着它嘴角带有笑意。
           希望你不要再遇到我了。也就不会那么糟糕。

占tag致歉
铁甲威虫衍生出来的——铠甲神x苗纹纹cp同好群
欢迎粉这对的入群多多交流(产粮)
群号:753103381

铁威cp短篇,有ooc请慎入
真的文笔不好抱歉!!千千生日快乐啊!!

依旧不好的文笔,有ooc请慎入。
(修改bug了见下文别看图了,竟然换不了图只得这样。)
         特别篇——御妖师(1)
         壹一一
         围绕着这片地,多多少少聚集了大大小小的树。形成了一片林。越发深入其中,更加温热的感觉由着亮光的出现显得合理;月色倾泻下来。那堆柴火的不远处则是一男一女以及一妖兽。
         两人配合相当默契,很快便制服了那只妖兽。女孩盘地而坐,双手撑着下巴正视前方。少年贴好神符,闭眼开始念起内家心经。女孩认真听着,少年专心说着。
        很快道完,手中的那串铃铛摇晃起来。少年再睁眼,那张神符融入面前的那只妖兽淌失不见,妖兽变得安分不再像之前遇到那般暴躁。
        女孩拍手叫好,少年习惯如常。 夜黑得厉害。两人弄好杂草树叶什么的,各自躺了上去。
        贰一一
        一声“哥哥一一”尾音极长落入耳中,青涩模样的男孩双手叉腰。脸上早有不耐烦之色拖着稚嫩的少年音快步而来。 被叫作“哥哥”的少年见白家弟弟一来。赶紧退出浓有郁香味的女人堆。摆着笑脸迎了上去。
      “我才离开一会你就又勾搭...人去了。你能不能检点些?”钢甲炮抱着刚去买来的吃食无奈道。
      “好好…”钢千翅拿过对面人抱的东西放入白己怀中,心里暗暗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一绿一黑就这么把刚才的女人抛在身后,快速离开了小镇。
       另一边,为首的一位老者带着二十几名弟子背剑徒步下山欲往除妖大会。
       除妖大会,意为除去妖兽的一场各家御妖门各派必定参加的盛大会面。
      “师哥,这是我们头一次迈入这种大场面?听说会有很多千奇百怪的妖兽!你说是不是的?”青飘飘闲下来后忍不住道。
      “应该吧。去了就知道。”紫云金甲之前并没有去过,也只能如此答道。
       少女期待这次行动已久。喜悦满布脸上。少年也早就想见识一下。难免也会有欣喜之情。
       叁——
       在场之中,谁也未曾想到会出这样的大乱子。除去了些妖兽后,突然从后方撞破门或墙出来的各种妖兽围住了这些人。 而被圈住的人们抵抗起来,打退了些妖兽又有一批。抓这么些妖兽欲除,却没想到反而酿成大祸。香气弥漫着意识到不对终是无力地瘫倒下去,有些灵力强的还在硬撑有些灵力弱的早已昏睡,时间的流逝 推动着信心逐渐溃散。
       一身黑衣包裹着瘦弱身材走了过来。妖兽缓慢散开让道后再重新包围。那人的脸部被面具所遮盖。看着这些躺地的人连 说活该。然后放肆大笑。数落了某些门派 一通,看着不顺眼的更是狠狠踹上几脚。
       伴随着“吱呀”一声。黑衣面具人望向门的方向心里不安。毕竟“除妖大会”安排在这等会场。场外的光圈护罩除非灵力之强否则断不可进来。这规矩是在几百年前就有。传承下来遵守时辰也知。而自己早已摸准场内之人皆已完到。那这又是何许人也...
       进来的是一男一女,都是年轻模样。
       少年那张俊秀的面容随着步子移来看得越是清楚,穿蓝衫披白袍也盖不住其下挺拔的身材。一手挂着金色铃铛,另一手没有所谓的拂尘。背上的剑鞘露出锋芒,清冷的气质不曾间断,隐隐之中透露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忧伤。
       女孩那张小脸上是不出众却让人看得舒服的芳容。,娇小身材着上粉衣白纱白是搭配得不错。一手放在腰上摸索着神符,另一手则是放空。腰间的那把佩剑斜挂而下,周身的那股暗香气息则是淡然,缓缓之中散发出之清爽人意。
      “铠甲哥,这..。..女孩看到这番景象想问些什么。
      “纹纹,你先去看看那些人中了什么毒再对症治疗。  ”少年一丝不苟没有浪费多余口舌。
       女孩点点头行动起来,少年则继续打量着那面具黑衣人。那人一声令下,妖兽顺势攻击。女孩不慌不乱忙活着丝毫不担心别的,少年只是轻轻一瞥挥手下去大片的光罩包揽住人们。
       看到妖兽被挡在其外,面具黑衣人正想做些什么。对面的那一抹蓝笔直冲了过来,随即而到的那一把出鞘之剑挥发着俊冷之光架到那人脖上。
       速度之快到这般,轮到面具黑衣人则是惊讶之余不敢多动。面具黑衣人从未想到这人竟如此之厉害。欲感自己那么多年的心血要废多有不甘,而周围的妖兽也有灵性毕竟被抓都得被那些正派视为强大,看到这般景象也只得停下。
       那一抹粉察看了几人转过身来,“基本是中妄问毒和流云香融成的入幻散。”
      “你会解么?”铠甲神问了。
  “ 会...但我没有所需材料而日时辰也会耗费上两三个。”苗纹纹看了看包裹。
      “解药。”铠甲神转而对着被自己剑搁上脖的人道。
      “你觉得我害这些人还会带解药吗?未免太天真了!”黑衣面具人笑着说。
      “那留着你也没有必要了。”铠甲神眼中闪过杀意欲要下剑。
      “等等!”黑衣面具人妥协了。“在我腰间放着呢。  ”
       铠甲神并不放心自己拿,可若让那人拿万一…没办法,只好还是亲自来。 果然是损招。顷刻间从手上迈到胳膊的黑色一大片,收回手来有些发晕。支撑着身体一剑劈向那趁机逃掉的人。女孩赶到少年退下之地忙把脉打算喂药却被对方摆手而拒。
        妖兽攻了过去,而黑衣面具人受的那剑差点就刺向心脏是也力道不小造成伤害。女孩毫不示弱抽剑砍向妖兽再用神符让其安定,黑衣面具人正要打过去却发现少年已直起身。 想不到这两人如此不简单,只得落荒而逃,妖兽见此也便跟着。
        好不容易找药材配齐,又开始漫长的等待熬好。无意间的一瞄,那人在眼中便再也离不开。
        是...她?这张脸,是她没错。
        苗纹纹在望到这位躺地少女好久以后,心里也久久不能平静。看了眼一旁的石柱。还是选择把青飘飘的头轻放到自己腿上。
        肆一一
       先望望这片看似不太对劲的花田再看了看刻在自己手心的“神”这个字样,最终还是带着弟弟进去了。 这片花田就是不同的野花长在一起罢了,其实没有很不对劲。只是自己心里感觉不好就是了但也没想太多,其实更多能放心完全是因为手中那个刻字总能救白己于水火之中。
        钢千翅惊醒着爬起,捂着有些疼的脑袋转过望向那面湖。波光粼粼之下是自己熟悉的脸。突然想起弟弟欲找的时候却发现身体不听使唤,兀地发觉刚才那张脸虽然跟自己一样身上的穿着却并不相同。
       很快镇定下来。回忆起之前貌似是踏入了什么地方...现在也不能怎样,只好先在这身体里看接下来的发展再想办法。
       这身体似是漫无日的地走着,直到那一抹蓝的出现,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那抹黑的到来,也让对面人有些暮然。
       突然,又辗转到另一幕。只可惜没有看到这具身体感兴趣的那人模样,不由自主地想知道不过白己却也不明为何。忽地一把剑从自身破体而出。疼痛感剧烈于身,钢千翅也能清楚感知到。
     只是晕倒前的最后一眼。好似也是一抹蓝?
      破碎的光影之中,记忆也只这么多。
       醒来的时候。手中那刻字果然如往常一般发起亮光。凭着这点把身旁绿发少年背到花田外。动作行云流水不敢懈怠。
        所以。那到底是真实的记忆还是虚幻梦境?
        那一抹蓝又是谁?

占tag致歉
自建了唐小龙x花小兰的cp群
欢迎同好来畅聊也希望大家一起产粮
群号:783663984(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