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你快火啊冷圈真要命

哥,我想你回来。
(头像来源伊领子,铠纹日6.23了解一下。
若想知晓详情查略我方置顶……)

      all纹慎入!!!!
      all纹慎入!!!!
      all纹慎入!!!!
      纹妹生日快乐我会一直爱你!!!!又一篇ooc小破文见丑了,我也不想这么垃圾但糟糕如本人。还有中秋同乐——
      壹——
   “纹纹,你怎么了?”少年看着身边人有些不对劲,关心地问了。
   “铠甲哥,我没事的。”少女嘴角勾起一抹笑,表示并无大碍。
   “下次别一个人去追了…”铠甲神顿了顿,“很危险。”
   “好,知道了。”苗纹纹点点头。
   “你之前发生了什么?”铠甲神还是忍不住问了。
   “其实…”苗纹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半个时辰前,苗纹纹正跟铠甲神错开了独自追捕一名盗贼。
  追循着破窗而入的盗贼,少女也几步跟了上去。万没想到,面前一堵浴桶挡住了去路。她本想掠过的,没想到一把剑已抵至脖间。往后延伸是尚且年轻的少年,他着持剑并且完全裸体在自己面前。
  “啊啊啊啊啊啊——”少女吓得赶紧闭眼并且尖叫。
   少年先是沉默,收起了剑并且很快换上浴衣。
  “小姑娘女扮男装作护卫要是被发现可是重罪啊。”钢千翅坐下倒起了茶,“还有你追的那位可是在窗边躲着待你一进就逃了哟。”
  “小公子冒犯了。”苗纹纹偷看了下对方又行鞠躬,“也请保密这件事。”
  “你就不好奇我怎么知道的?”钢千翅单手撑起下巴微看人。
  “您是看我腰间那块护卫特赐牌子就明白了,自然也不会杀我。”苗纹纹早就注意到刚才那人的眼神已被吸引到自己故意袒露的那块牌子上。
  “不怕我看到牌子不认识或者更会杀了你?”钢千翅微微一笑。
  “能在被王爷所包下的客栈里还住下的人想必身份也不简单,杀了我对你没什么好处毕竟没秘密被我发现呢。”苗纹纹本想走去追人但这时已脱不开身。
  “可是你看见我…这是秘密呢。”钢千翅故意不说某些词汇,笑看人道。
  “不不那个…”苗纹纹这才慌乱了,脸上的绯红又不意外地出现了。
  “你打算怎么负责?”钢千翅走到人前,笑意满满。
  “我我对对不起…”苗纹纹不敢正视人,连退几步。
    把苗纹纹逼至角落,钢千翅双手抵上墙把人困于此。见她如此纯情,他越发觉得有趣。
   少年靠近些少女,在对方耳边吹了口气:“开个玩笑。”
   苗纹纹发痒着抖了抖,听钢千翅说完这话又远离了自己才安下心来。他递给她一杯茶,又互相报了姓名。
     见苗纹纹喝完茶要走,钢千翅也不忘戏谑:“有缘再见,不过还是别在我沐浴时辰来了不然你也不好意思。”
   苗纹纹停下脚步,接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那名盗贼,就在如此意外情况下溜得更快了。
   铠甲神听了这情况,放在剑柄上的手不断收紧。
   他又看了眼她,铠甲神另一手轻抚起苗纹纹发丝:“没事了。”
   贰——
  “纹纹,来。”  紫云金甲招手示意对方在自己身边坐下。
  “紫云公子,这样有失礼仪。”苗纹纹走过去毕恭毕敬道。
  “没事,那些人都不在。”紫云金甲的语气颇是温柔。
  “可是…”苗纹纹不禁把目光投向站在屋上的铠甲神。
  “我做了一些糕点想向你请教,你那么好会帮我的吧。”紫云金甲拿起一块。
  “好。”苗纹纹仍是站着。
  “张嘴。”紫云金甲淡淡道。
  “哎?”苗纹纹莫名张开小口。
   紫云金甲站起,把那块糕点放入了苗纹纹口中。苗纹纹反应过来后已经在嚼糕点了,紫云金甲笑着给对方擦了擦嘴角。
    铠甲神冷眼看着,手握成拳状攥紧又慢慢张开。心思的波动让他不得安宁,无望的眼神只能选择紧盯着她。
    又一天过去了,回到王府。
   “师哥,你的小守卫我能不能借用下?”青飘飘笑盈盈地走来。
  “大清早就为了这事?”紫云金甲有些疑惑。
  “你答不答应?”青飘飘变了脸色。
  “行。”紫云金甲可是受不住师妹的脾气。
  “那我就带走了。”青飘飘一把拉过苗纹纹欲要离开。
   苗纹纹还在担忧铠甲神会不会被拉走,接下来自己的手被握上倒是让自己愣了愣。
  两束目光并不和善地投了过去。
  “为何偏偏带走苗侍卫?”紫云金甲蓦地站起。
  铠甲神接到苗纹纹的眼神暗示,不得不安分下来。
  “师哥你龙阳之好啊?可是答应了我的!”青飘飘语一出倒是惹笑了。
    “…你带走可不许生事端。”紫云金甲觉着自己有些过了只得妥协。
   而后,被青飘飘揭穿的苗纹纹才悟到自己的男装根本没什么用只得听话换回女装也徒个方便。
   苗纹纹第一次想着女扮男装是为了跟铠甲神一起去当护卫,男装的她出现在他面前还刻意换了声音。  
  “纹纹,你穿男装干什么?”铠甲神很快就看穿了。
  “铠甲哥…你好聪明。”苗纹纹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着装有问题。
    无关脑子,不是钢千翅听到那声音就能分析出来,也不是扶起紫云金甲被握住手才被怀疑来坦白,更不是青飘飘的直觉。铠甲神能一眼认出苗纹纹,只不过是他看了她这么多年从不会忘记的绝对感情罢了。
   叁——
   青飘飘给苗纹纹说了很多心里话,更多的是佩服于女扮男装做护卫的举动道了很久。她很看中她,苗纹纹那种给人清新的小感觉青飘飘在初见时就难以忘怀了。
   苗纹纹把青飘飘当作了朋友,当自己说起自己暗恋铠甲神的时候对方却没有说什么了。苗纹纹正想问怎么了,有人来叫走了青飘飘。
  青飘飘只是说了句记得来找我玩就匆匆跑掉,苗纹纹只好沿路问人准备出宫。
  御花园里盛开的纷纺倒是让苗纹纹忍不住停下来多看了会,赤焰七星看到熟悉的背影差点拿不稳手里的花浇。
  听到背后的动静,苗纹纹连忙站起身来作礼状:“打扰了,我这就走。”
  “纹纹,是你吗?”赤焰七星有些不敢确定。
  “…星仔哥?”苗纹纹抬起头来。
  “真是你啊,最近好吗?”赤焰七星克制住内心的喜悦。
  “还好了,你呢?”苗纹纹寒暄起来。
  “也不错。”赤焰七星很懂对方会担心索性撒谎了。
  看着赤焰七星浇灌起花来,苗纹纹发觉自己该走了。
  “纹纹…我还会继续喜欢你的。”赤焰七星鼓足勇气才道了出来。
  “星仔哥…”苗纹纹再转头回来的时候却也找不到人了。
   苗纹纹越发想见到铠甲神了,此时的心不宁到了极点不由得步伐加快。
  停在了一个拉自己衣角的老人面前,破烂不堪入眼让苗纹纹不由得同情了。正要掏口袋给钱,那个老人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匕首冲了过来。
  钢甲炮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他推开她又一脚踢向老人。那个老人却是说些什么如果前些天你若多给自己孙子就不会饿死之类的言语又悠悠跑了,这倒让少年少女好不郁闷。
   “看吧,好心没什么用。”钢甲炮叉腰道。
  “也不一定,谢谢你。”苗纹纹弯身作礼道。
  “我看是那刀没刺到你还想…”钢甲炮还未说完肚子却不合时宜地抗议了。
  “好心是有用的,我请你吃饭。”苗纹纹想着如此报恩恰好反驳。
  “那…麻烦了。”钢甲炮扭头本想走但实是饿不住了。
  “不麻烦。”苗纹纹笑了笑。
  肆——
  不顾青飘飘相劝,苗纹纹应了竹叶青的要求嫁于远方的魔王实则暗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等了很久,铠甲神也理解因此他不会阻拦。
  那天苗纹纹凤冠霞帔的模样铠甲神永远不会忘记,他多想娶她的就是自己。
  蜘蛛夫人扶起苗纹纹走向内殿:“入虎穴小护卫可真有勇气呢,难怪上次追我那么久。”
  苗纹纹自知暴露但此时已是骑虎难下不如且行且看:“什么小护卫?您就别说笑逗我开心了。”
  蜘蛛夫人抿唇笑了,临走前还不忘捏把苗纹纹的腰:“那么,祝你好运。”
  魔王来了直接在床上把苗纹纹压下去,语气无不暧昧:“小丫头,你该知道怎么服侍人吧。”
   “我不知道会怎样…”苗纹纹大胆试探道。
   “那么就该教教你。”魔王手背轻抚起身下人的脸。
   苗纹纹很不想作出一副娇媚状,此时的难堪已尽显于脸。不过也想试试这样后,魔王的反应会否能让自己找出破绽。
   魔王欲要吻上去的,但唇上的冰冷让他明白那不是她的味道而是睁眼后的一把利剑。
   铠甲神剑一弹起,魔王跳下床不过仍是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苗纹纹起身接过剑,从喜形于色的情况回过来对付眼下。
  “我看你们怕是要成亡命鸳鸯了。”魔王赤手空拳却是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
   铠甲神跟苗纹纹对视一眼,上前与对面打了起来。一场过后双方都累得不行,魔王惊觉对方配合得天衣无缝看来是早有准备。
   没有防备地,蜘蛛夫人在背后一剑刺穿了魔王。魔王根本没来得及注意背后更不想到会是表面自己人的偷袭,蜘蛛夫人笑看对方毒发。
    蜘蛛夫人看了眼苗纹纹又望望铠甲神,悻悻走了。
    事情发生得突然,铠甲神跟苗纹纹倒是有些觉得不敢相信。
   月色撩人,铠甲神正要喂苗纹纹吃自己亲手做的月饼。谁曾想一堆人围着苗纹纹,铠甲神翻了个白眼不知道该说什么。
  铠甲神终是无奈笑了。
  纹纹对你的感情是永远的,这点一直都不会变。
                               ——(cp:all纹)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