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你快火啊冷圈真要命

哥,我想你回来。
(头像来源伊领子,铠纹日6.23了解一下。
若想知晓详情查略我方置顶……)

你我良缘,就此续下

     我不信邪地重发这篇ooc小破文试试,同好你看过来啊。
        壹——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赤焰七星和竹叶青,喜欢的人和父亲,青飘飘总要作个选择。
  这个问题很难,尤其发生在自己身上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一时的失神被父亲拿来当挡箭牌,对面的人则是不可置信。
  当被竹叶青用刀狠狠划过脖子的那一刻,青飘飘脑海里闪现曾经的父女回忆,而现在却是呼吸不得耳边又传来对赤焰七星的威胁话语。
     妥协了,赤焰七星干脆决断。
  竹叶青狼狈逃掉了,在被父亲丢在地面的时候,她看到的是心急如焚的他。其余人匆匆赶来却已迟了,看到的是赤焰七星正抱起青飘飘欲往某处去的样子。
  贰——
     早些年遇到他的时候,她就认为这一定是上天恩赐的良缘。
  灵草怎么就长在这种地方呢!青飘飘只能壮着胆子爬上这座峰。
  没有路可走,只能攀岩而上。带着害怕的心理就这么爬了上去,一步一步进行着始终不肯往下看。恰好是背着家里,什么工具都没带。
  倘若没有他,说不定她早就死了。
  从壁上脱落的时候,她大叫着摔下去了,掉了没多久却好像压在了什么上的样子,他就是那样出现在自己眼前。
  她的头枕在他的一胳膊上,那胳膊延伸出去的手强压在壁上;她的腰被他的一腿支撑着悬在空中,另一腿直踢上壁强撑着;她的双腿被他的另一胳膊圈着,手自然没碰上腿。
  他那空的手就抓过树藤往她腰上绕了几圈,“你从我上方爬吧,如果再掉下来我还会接住你的。”
  “谢谢。”她好久才反应过来,按他说的做了。
  终于爬到顶峰,天色渐渐地暗了。
  但是,没有找到那棵灵草。
  “天色晚了下去可能就没那么容易,但是如果想的话我还是可以帮你。”他缓缓道。
  “不用不用,就在这呆一晚也是可以的。”她借月色认真观详起对方的模样。
    那头鲜红如火的头发是最引人注目的,衣服并不华贵还有些缝缝补补的不同布块。清亮的双瞳被深海所填满眨眼间便也动神,其余倒没有什么很值得关注的。
   “你叫什么名字呢?”停止观望后她这么问了。
  “我叫赤焰七星。”他摸摸后脑勺。
  随后问起她的名字,青飘飘故意不说留个悬念言下次见面就告诉他。
  两个紫色大马尾梳在肩后,衣料一触质感就舒适的华服外表看来却是朴而不实。精致的五官配上那张小脸妙不可言,身段婀娜着一并映入对方眼帘。
  分开的日子里,少年不知为何总能在救那位少女的时候惊醒,老是重复这种梦境却又仿佛沉迷其中。
  他很想知道她的名字,要是能亲切叫一声更好。
  少女则是等着与少年重逢,她就是相信只要有缘必定能再相见。
  还没等到那天,青飘飘就因为和紫云金甲的婚事跟竹叶青大吵一架,冲出家门时嘴里念叨着赤焰七星的名字。
  叁——
  竹叶青派来的人也不是等闲之辈,青飘飘想着就要这么被抓回去很不甘心,赤焰七星就是这么巧又出现了。
  只要她不好,他定能赶来帮助。明明只有两次,她却看着他笑开了花。
  打退那些人后,赤焰七星把青飘飘带回了家。
  苗纹纹看着受伤的赤焰七星忍不住指责了一通青飘飘,说完就替人包扎伤口。
  “对不起…”青飘飘不敢看人。
  “没事…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赤焰七星劝不住地忍痛泡了茶。
  “我叫青飘飘。”她对他笑了笑。
    一声带有惊讶音的“师妹”从屋外传来,惹得众人向外看去。
    后来的谈话中,赤焰七星跟苗纹纹才知道紫云金甲和青飘飘是师兄妹关系。从未在面前提起多少,直到见到真人才清楚了不少。
  “师哥,你怎么会找到这的而且好像跟这的人认识啊…”青飘飘疑问了。
    赤焰七星想开口解释又停嘴了,紫云金甲跟苗纹纹则是对视之后又低头。
    赤焰尘风则是在里屋内,看了门后的情况摇了摇头。
    此后的日子里,青飘飘跟着赤焰七星一起劳作一起练武,想起在府里的时候还是更喜欢现在一些,再看了眼身旁的人更加确定了。
  紫云金甲隔了几天就会来,看的果然是自己所猜想的苗纹纹。也好,不用再担心婚事。
  在知晓青飘飘的父亲是赤焰七星的仇人后,两人很长一段时间没说话。
  约定好“反竹叶青”的商讨会后,各自都寻作恶证据去了。
   几个月后却来了不速之客,那天竹叶青的手扬了过来,青飘飘怎么也没想到,挨下这巴掌的是赤焰七星。
   对,她不好也只有他会来帮自己。
   如若青飘飘不回去,赤焰七星他们就会死,可是难保竹叶青承诺的真假,倒不如一起死来得好。
   赶来赴会的伙伴也和山茶村民一起融入战斗,虽说好似儿戏般可是不拼说不定再无机会。
  肆——
  那场战斗眼看要败,竹叶青飞快溜走。青飘飘跟着赤焰七星追了上去,其余人则是继续抗敌。
  两难境地之后,青飘飘被竹叶青当作人质让赤焰七星心软了。
  之后大家的证据列完加上紫云金甲的贵族之位,还怕掰不倒竹叶青?苗纹纹最先递茶给那人,引得其余人唏嘘。
  青飘飘作了选择,竹叶青总该受惩罚。但死太容易了,他所作过的罪总该偿还。凭着多年的相处,她引导大家找到了那个逃逸的人。
  竹叶青带着枷锁干起活特卖力,青飘飘知道他想活,这样赎罪也是好事,她有时也会为此落泪。
  当然,竹叶青最后的结果还是逃不了死,只是在死前多做些好事。
  又一段时间,青飘飘跟赤焰七星没说过话。
  紫云金甲和苗纹纹成亲的那天,邀了一众亲朋好友。其余伙伴挤眉弄眼着,硬是把赤焰七星和青飘飘弄在了一起。
  赤焰尘风到场的时候,大家都安静了下来,一切变得严肃。
  只听赤焰尘风咳嗽几声,“星仔,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我看你身边那位飘飘姑娘就很不错啊。”
  哪想到赤焰爷爷来这么一出,莫非人老心不老,但是伙伴也是随声应和着把两人推在一起。
  青飘飘还是大起胆子抱上了赤焰七星,赤焰七星脸发烫着拥上了青飘飘。
  一旁的赤焰尘风撕下面容挺起腰背,是乌甲威龙。难怪,身高差不了多少声音也装得像。
  那两人则是更羞红了脸。
  紫云金甲跟苗纹纹拜堂的时候,赤焰七星问起了青飘飘愿不愿意嫁与他,她看着那对新人笑着点点头。
                     ——(cp:星飘  )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