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你快火啊冷圈真要命

哥,我想你回来。
(头像来源伊领子,铠纹日6.23了解一下。
若想知晓详情查略我方置顶……)

    依旧ooc的小破文呢,还是决定码all纹了。比较喜欢的cp也只写了这些懒癌让我止步,七夕快乐啊。
    铠纹(温甜午后)——
  天台。
  烈阳当空散发着热量,蝉鸣得愈厉害更是能证明这一点。偶尔瞟一眼下面来来往往的小集体,更多的是远望对面高大的建筑可谓壮观。
  此时已是午后,自己经常都选择来这吃午饭顺便看下。轻爬那阶梯后再坐上空位,打开食盒把夹入吃的送到口中。
  入口那扇门早已陈旧得不行有些摇摇欲坠,夹口处明显还有蜘蛛网连结;周围的墙上及地也都被染上某些人恶作剧后的“艺术品”,不过都是乱涂乱画了。
  微风扑到身上倒也带来了那么几分凉意,背后传来不寻常的声音。少年转头瞄了过去,是位正低头的娇小身材的少女。
  打量过后才发现是自己所熟识的学妹,正要说些什么,对方抢先开口了。
  “铠...铠甲学长,我,我...”少女背后正攥紧了手中的东西,快要捏得变形。
  “纹纹,什么事?”铠甲神盖好食盒,下到地面语气温和道。
  “我...那个...我喜欢你!”苗纹纹被好友怂恿而来,首次告白导致脸上的红晕绕得多。
   少年则是差点握不住手里的食盒,毕竟这一切太突然了。
   苗纹纹见铠甲神没有回应恐是拒了,勉强笑着连说对不起欲要转身就跑。还没跨出一步,少年就很轻松地拉住了少女。
  苗纹纹眼角的泪还未飙出,手腕上的力量让她回了头,映入眼帘的是铠甲神偏头而好看的侧颜,那几丝红绯很自然地映上了脸庞。
   “以后一起来天台吃饭吧...”铠甲神微抿下唇,正视起来对方。
   “哎?...好啊。”苗纹纹轻擦下眼睛,嘴角翘起来的那抹笑自是腻甜。
   蓦地,少年把少女拥入怀中。
   “我也喜欢你啊...”声音很轻落在心里却是有不少分量。
      抱着娇小的她让他有偌大的满足感,余后握上的手也是让人不禁漏了心跳拍的节奏。
  怎么说啊,挺好的呢。
  以及,那封变形的情书就这么保存了下去。
   钢纹(音乐之声)——
   应敲门声而去,“咔啦”音一出被透明口袋所包裹入的饮料瓶及各色吃的出现在眼前。快速接住这袋饮料,比自己矮那么些的少女喘着大气的样子一并收入少年眼里。
  “抱歉...我,我来迟了。”苗纹纹一手靠门一手用手帕擦汗。
  “没事,反正也不急。”钢千翅把对方迎入练习室内,同时拿着两手在对方脸旁扇了扇。
    回到了座位,抱起那把吉他两手各自安放再兀自弹了起来。口中还哼着小曲,苗纹纹头顶电风扇转动的声音估计是隔得钢千翅远了也就没有混入其中。
    苗纹纹捧着下巴就像往常那样专注地观望着认真弹唱的钢千翅,流动的音乐之声很和谐地从耳中又落到心间。钢千翅则是会忍不住瞟完又瞄对面的人,好几次差点乱了节奏索性熟练得又恢复过来。
   余后,两人则是会吃些喝点再什么谈论些未来。空气中流动的风声自头顶传来,互相靠着对方闭眼享受着这安宁。
   回去路上,满脸邪笑的小子模样仍会嘴叼棒棒糖顺便调戏下自家丫头再欣赏自己期待的那脸娇羞。
  音乐么,当然也是两人会默契地哼起曲儿你来一句我接一句蹦哒着回家。
   紫纹(细腻感觉)——
    雪下得不大,但被盖上造成的银白却也不少。透过窗看到外面,或有匆匆而过的人也会存在撑赛缓行的人。
  热气呼在玻璃上再抹下往外看就更清楚了些,少女瞄了几眼再回头还是与少年面对面而坐。
  咖啡厅里倒是暖和得很,两人便就是在这复习功课预备考试。毕竟刚交往不久,也不好紧挨在一起。
  苗纹纹吸了几口已冷了会的奶茶,动起笔来做着习题。紫云金甲则把很快做好的题再翻到答案那页对照,途中会把目光投放那么几次落在对方身上。
  遇到难题苗纹纹也是思虑许久无果,但由不好意思问人。对面的紫云金甲早已看透但见对方不敢来问,许是性格使然笑呵着主动帮人解惑。
  紫云金甲耐心地讲着,苗纹纹乖巧地听着。
  习题的事弄完,这时少年向少女递了只耳机。
   “要听么?”紫云金甲的语气温得软化人心。
   “好。”苗纹纹点头接过放进耳里。
   “这首行么?”紫云金甲将手机举了起来由光幕面往向对方。
   “行啊。”苗纹纹看了眼那面屏幕是从讶余后再应了的。
   她还以为是两人共同爱好其实不然,只是他默默关注而来的结果。
  翻阅起书来,耳机里的音乐响起。两人是耳机线的缘由靠得近了,面对面也难免会有意无意把刻入眸中的文画换成对方的脸。
  微妙的感情,在那个冬雪时的咖啡厅发展得越来越远了。
   炮纹(轻情入心)——
  欲要爬树再一步跃墙而过就出去的不良少年,硬是被身后清亮的少女声给叫下来停下了举动。
   “同学,要上课了你可不能翻墙出去啊。”少女的音量键似开得大了怕是惧人听不清楚。
   “关你什么事?”少年回过头继续爬起树来。
  听到下面传来的动静,少年低头往下看。少女莫名也爬了上来,且身体发抖还是存在的。
  他觉得,她可真多管闲事。
  当然没有少女把少年拉回去也没有少女看着少年翻墙出去了,不逢时地教导主任出现了。她本不用受罚的却还是欣然接受了,他又意外起来。
   互相知道名字也一起进行学后扫除,钢甲炮问起苗纹纹了。
   “喂...你为什么要这样?”钢甲炮是不想干这种的,就看着对方独干。
   “你说哪个...不爬也不知道该怎么拦你了,不过还是犯了校规嘛。”苗纹纹擦着玻璃,浅浅笑道。
    后来她说自己哥哥就是调皮造成了不小伤害,便遇到什么不好便会制止的这种行动就成为了一种习惯。他更觉得对方多管闲事了,但也没什么不好其实。
    钢甲炮索性从椅子上下到地面,也进入了清扫行动。苗纹纹还以为是自己的循循善诱起作用了,然而只是能打动人心才会听得进去。
  “你快点弄啊...”少年不耐烦的声响彻入耳。
  “噢...”少女则是又提快了速度。
   渐渐的熟悉了,钢甲炮也会送苗纹纹回家。
  “我一个人行的啊不用...”她还不太明白。
  “你关那么多干什么,走吧。”他则是嘴上这么强硬。
    时间长流,也早晚会印证这段感情。
                           ——(cp:all纹)

评论(7)

热度(19)